•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4 11:31 浏览

4月29日一大早,陈土召见了御林军总管汉斯和骠骑军头目罗斯,说:“汉斯,你也闲了凡天了,休息够了吧?今天下行你就带全体人员离开这里,回法国基地。”“是的,主人。”汉斯躬躬腰回道。“你也一样,不过你是去俄罗斯,我在那里的生意出了一些问题,需要一点力量去解决一下,荷利会跟你联络的。”“是的,主人。”罗斯眨眨巨眼恭敬地回道。“去吧。”陈土很简单地交代了一下,就让他们都找荷利去解决了,看来这个荷利还是有些有处的,省了自己很多的事,不冤枉花了那么多钱把他从意大利黑手党手中要了过来,陈土坐在那得意地想着。又拨通了宾利的电话:“我是老板,现在你们的任务取消,都回去吧。”宾利在那头问:“是的老板,我们是回北非还是欧洲还是sh?”陈土心里骂了句道:“回sh干什么?想在这里白拿我的钱?我管你哪?只要不回这儿就行,去找你们尊敬的阿廖沙团长大人吧。”陈土说完就扔下了电话,多讲一分钟就要多付一分钟的费用,狂沙雇佣军可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雇佣军团,一天的费用都是一个天文的数字,不是特有钱的人根本请不起他们。在书房呆了会,陈土无事可干,又不好老拉别人去玩,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忙着黄龙的诸多事情,只有他无所事事。想了想,陈土不知道怎么想起了那个黄可来,一想起黄可,就想起了她那挑逗妩媚的神情,活力四射的肉体,陈土立时激情澎湃,恨不得马上发泄一番。一分钟之后,陈土已经开着车冲到了高速上,打了个电话给黄可,约好个地方后,陈土加速冲向了向往的地方。一座茶楼的包房里,陈土望着打扮入时的性感女郎,笑眯眯地说:“小可呀,你可是越来越漂亮动人了!!!”黄可拿媚眼望着色眯眯的陈土说:“土哥,我一向就是这么动人的,你没发现吗?”“当然当然,你可是军中一枝花,男兵最爱她的黄上慰啊!!!”陈土仗着身高居高临下地向黄可的领口扫射,只见一条惊心动魄的深深乳沟向下延伸着,随着黄可喝茶时的动作一挤一挤的,说有多勾魂就有多勾魂。黄可娇笑道:“土哥,最近都忙些什么?也不来找我,老爸告诉我说你想和我联络,都是你让我白望了几天,你得赔我。”“怎么赔?”陈土抹了把快流下来的口水,望着两座微微颤动的圣母峰眼都不眨一下。“嗯,罚你和我去逛街,怎么样,够轻松的吧。”“逛街?我不以为你想去开房呢……”陈土没敢大声说这。“说什么呢?”黄可倾身过来听他到底在嘀咕些什么。这一倾身,陈土可是大开了眼界。黄可本就是穿的一件宽松上衣,大领口,直坐着陈土都能看见不少的景色,这一过来还得了。陈土的瞳孔马上放大的无数倍,恐怕整个眼睛看不到白了吧。黄可上面居然没有穿内衣,怎么刚才没发现?两座倒垂着的肉峰在陈土眼下一晃一晃的,痒得他直想一把到手中狠揉她一把,透过放肆摇晃的双乳,陈土清楚地看见了黄可穿着一条猩红的半透明站内裤,隐约的一片黑雾被包在里面,哇,我鼻子流什么东西呢?黄可听了半天也没听清楚陈土说什么,哼了一声直起身来,却看见了陈土那副鬼样子,银牙一咬,黄可道:“胆小鬼,看什么看?”哇,这么说什么意思嘛,陈土抹掉鼻子中流出的一种液体,心里揣测着黄可的话,难道她想……倒泡我?不会吧?“哦,我有点热,你呢?”陈土说。“我也有点热。”黄可说。“这冷气也不管用,我不是脱件衣服得好,免得等下出去时都汗湿了。”“我出没带别的衣服。”“那……就来吧?”“来吧。”一分钟后,包房里响起了两个喘粗气的声音。“土哥,你好壮哦!”“小可,你好大哟!”“土哥,你好长哦!”“小可,你好嫩哟!”三个小时后,包房里有个疯狂的女人叫道:“快点,快点,再快点,对,深一点,好,好爽啊……”“小可……没想到你会这么浪……你太骚啦……”“我要吸干你……土哥……再来一次……”“你都泄了十几回了,还不够?”“咱们别在这儿干……去找个……酒店,今天你别……别想停下来……快来狠狠地蹂躏我吧!!!”女人疯狂地尖叫着。傍晚,陈土拖着沉重的步伐出了某座酒店,心里在哭泣,仿佛‘我还要……’的呻吟依然在耳边回响。心里暗自发誓,以后再要找这个骚妞的话就不是好汉。不过又马上回想起了这令他痛苦又令他回味无穷的十几个小时,黄可那极具诱惑力的胴体,那荡气回肠的淫叫,那勾魂夺魄的呻吟,那在他身上起伏不停的浪荡,那在他胯下哀叫的神情,真是一个不输与田雅的绝代尤物啊!想到这儿,陈土不禁对以前那些享用过这个尤物的人妒忌了起来,一定要将这个女人金屋藏娇,如此尤物只能独享,哪能共分?傻兮兮地笑着,陈土摸上了大奔,离开了酒店。在车上想起昨晚的决定,陈土方向盘一打,向那个小区驶去。晚九点,陈土来到了昨天的那个小街道,将车停在了外面并没有开进去,陈土在昏暗的路灯下向那个齐记杂货铺走去。小街道依然是行人极少,不知为什么今天这么早,所有的铺面都把门紧紧地关上了,除了那间越来越近的小杂货铺。陈土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先隐入了一个黑暗的角落想观查一下再说,因为他到现在也不能想通昨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小心地启动着精神力搜索,陈土五秒钟之后就知道了这附近所有的居民都已陷入了沉睡之中,连那些狗都一样,当然,除了这个齐记杂货铺里头的三个人。陈土感到了一种极度的诡异,就在他的思感接触到三个人中的一个时,意外发生了。巨大的力量将他的精神力一击而溃,随后又顺着他的散乱精神力迅速地攻到了他的面前,仿佛有形的力量一样。陈土感到了死亡的威胁,这是他获得了强大精神力之后的首次感到的危机。厉吼声中,陈土全力地发动了他的精神攻击,霎时间,两种庞大的力量碰撞到了一起,在相对静止了一下后,再“轰”的一声爆烈了开来。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团爆裂的无形力量刹那间向四方席卷了过去,连地下的水泥街面都刮起了厚厚一层,眼看就要摧毁附近的一切了。就这时,一股更强大的力量笼罩在了混乱的能量团四周,顿时止住了能量团的运动,让它在那个更强大的能量罩内慢慢地消失不见了。陈土惨叫声中摔出了十几米远,在空中他看到了他和那股神密力量造成的惨景,惊骇莫名。什么时候我的精神力有了如此大的能力,不是只有搜索和简单的思维攻击吗?现在的这种物理性的攻击简直就像是一枚导弹的威力呀!陈土没有再想下去,因为他晕了过去,他的精神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受了重创。在他晕过去的同时,三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他倒下的地方,其中两个正是齐记杂货铺的老板齐氏兄妹,而另一个却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一身宽松的奇异休闲服就像是一袭道袍一样,泛着银光的脸是满是冷俊的寒光,狭长的双目闪着同样的银光向陈土看了看,不屑地说:“只不过是个凡人而已,本真人还以为是个高人呢, 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凭着小小的搜魂术就敢来窥测本真人, 网投棋牌网址真是不知死活。”齐欣蹲下查看了看陈土的伤势, 在线玩棋牌网站向她哥齐乐说:“他伤势很重, 正版真人棋牌游戏得用大法替他疗伤,否则会死的。”齐乐皱皱眉头,说:“现在关系到元玉决的争夺,哪还有余力来给他用大法疗伤?”齐欣不满意他哥的说法,道:“元始道尊法决固然重要,但我们修真之人也不能无故伤人吧?”齐欣这话一讲,那个打伤陈土的人不乐意了,冷目一扫齐欣道:“丫头是在说我吧,谁让他来窥探我化月真人的,不知哪里学来的旁门左道,敢在我天意道门下班门弄斧,死了是活该。”不理会化月真人的蛮横,齐欣据理力争地说:“修真界不成文的规矩是不得随便在人间界斗法,以免坏了我们修真界的根基,更不得随便伤害人间界的人。您这么做,只怕传出去的话会让其他修真界中人笑话的。”“你……”化月真人怒极说不出话来,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了一个小白葫芦来,从里面倒出了一颗小丸子,红红的,异香扑鼻。齐欣和齐乐一见都笑了起来,齐欣马上上前拿了过来,一边说:“您的补天回元丹舍得拿出来呢?”“你还敢说?”化月真人一肚子气,又不好撒在这两个师门小辈身上,那是一个难过啊!齐欣和齐乐正要把药丸喂进陈土的嘴里,却见陈土手一推,将齐欣的手推了开去,险些连药丸都掉在了地上。齐欣笑说道:“你醒了,快吃了这颗补天回气丹吧,能救你的命。”齐乐在一旁说:“这可是万金难求的好东西,你可别不识货呀!”陈土虽然人晕了过去,但他的神智可没有晕,依然让他听见了这三个人的这些谈话。只是他听是听见了,却听不明白,不过有一点他很明白,就是这颗药丸是那个打伤他的什么化月真人不甘心给他的,陈土的性格怎么会让他去接受它,所以他赶紧醒了过来,要不然现在药丸已经到了肚子里了。陈土自己站了起来,虽然很累,但自我感觉却还没有到这个女孩所说的,不吃药就会死的地步。陈土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三个所谓的修真界中人,半响才说:“你们是什么人?”齐欣兄妹互相望了一下,齐欣说:“我们是你们所不了解的人,属于另一个层次。”陈土想了想说:“能告诉我你们那个层次的一些事情吗?你们打伤了我,这就算是给我的赔偿吧。”齐乐感到了不可思议,说:“你的伤不碍事吗?怪了。”齐欣和那个化月真人也是一脸好奇,就见化月真人手一伸就抓住了陈土的手腕,陈土来不及有所反应,正要动手,齐欣忙说:“不要动,我师叔是在替你查看伤势,没有恶意的。”化月真人本是一脸轻松地向陈土的经脉中输入了一丝真元,好仔细地查看一番陈土为什么会好的如此之快,开头还好,一丝真元一路前行,直逼丹田,哪知就在丹田一露头的时侯,一股让化月真人也抵抗不了的吸力将他的那丝真元吞噬了。慌忙切断了联系,化月真人对陈土厉声道:“真是太怪了!小子,你练过些什么旁门左道的功夫?老实说来,若有隐瞒,本真人一定收了你。”陈土一脸地莫名其妙,但他可不是什么好仔仔,哪能受这个威胁,硬梆梆地回道:“老家伙,你打伤了我的帐还没跟你算呢,现在想干什么?以势压人,以大欺小啊?”齐欣齐乐忙拦在中间打和,齐欣道:“不用吵,不用急,慢慢谈嘛,哎,咱们还是回屋里去吧?这里不太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要进去,炸金花游戏说不定得挨他一闷棍,那才不划算呢。”陈土不乐意了。化月真人那是一个气呀,我成什么人呢?打闷棍,背娘舅的?气呼呼地就要动手,却被笑嘻嘻的齐欣拉住了,道:“师叔,到底还是你打伤他在前,就别说呢。你看,这里还有很多被你破坏掉的东西要清理呢。”“我来清理?”化月指着自己的鼻子怪叫道。“对啊,怎么呢?”齐欣一脸天真地问。“哦,没什么,我只是要确定一下而已。”化月不想再丢脸,这里三个年青人,只有身旁的齐乐才不会欺负他,这两个小娃娃,还是别惹为妙。“进去吧。”齐欣拉着陈土进了齐记杂货铺,齐乐留在外面帮化月的忙去了。陈土一进到里屋,就急忙问了起来:“说吧,哦,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齐欣招呼陈土坐了下来,又放了一杯茶在他面前,才说:“我叫齐欣,我哥叫齐乐,那个打伤你的叫化月真人,是我的师叔。”“你们都是那个修真界的吗?修真界在哪里?你们为什么还会生活在我们这个人间界呢?”陈土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些神密的东西。齐欣笑笑说:“我们是属于一个叫天意道的修真门派。至于修真界在哪里,其实它就在你们身旁,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在我们身旁?”“我的意思是说,修真界一样存在于这个星球,它只是一个概念,一个对所有修真人的叫法而已。就像你们也有很多种不同的生活方式一样,我们修真人的生活方式和修练方式是你们所不能了解的,是你们接触不到的。”“那就是说你们并不是什么神仙之流啰?”“呵呵,当然不是,神仙是我们的目标,几千年来无数的修真人都在向这个目标努力着。”“那有什么搞头,整天清清苦苦的,还不如像我一样遨游四海,玩尽天下的美女……哦,不是,是天下的美景,哦,还是你说吧。”“你很色嘛。”齐欣毫不客气地说。“哪有,是我太吸引美女了。”“色字头上一把刀,不利于你的修练的。”“我的修练?我什么时侯修练的?我怎么不知道?”陈土莫名其妙地问。这时一个声音在外面响起:“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云婴之境,还想隐瞒吗?”这话说得齐欣和齐乐惊呆了,他们修了十几年了还沾不上无婴的边,凭什么一个凡人能达到如此惊天之境?陈土转身一看,正是那个清洁工化月真人,不解地道:“老家伙,云婴之境是什么?我有了吗?几个月呢?”化月的眼又瞪了起来,反应过来的齐欣呵呵一笑说:“我来给你解释。”“好好,我喜欢听你说话。”陈土盯着齐欣微隆起的胸部色眯眯地说。没好气地白了陈土一眼,齐欣也不知是修养好还是别的,也没生气,径直说:“修真有道、儒、释、魔、鬼、妖、精七法,我道家修真境界分为气、丹、婴三境。气为最下层,当然不同于人间界一些人使用的所谓气功,练气到了大小宇宙相通相合之后,就进入了练丹之境。丹境分为三层,一层云丹,非实体,二层银丹,内视可见银毫万千,三层金丹,可成不死之身。”“不死之身?这么厉害?”陈土惊奇地道。“也不是真的不死,只是可以活得非常久。”齐欣没怪陈土打断了她的话,耐心地解释道。“多久?”陈土瞪大了眼。齐欣看着面前这个年青的男人一脸白痴像,笑说:“短则两三百年,长则五六百年……”“彭祖活了八百年,小子,你的命也短不了他多少,就耐心活着吧,想死的话就来的我,我成全你。”坐在那找瞌睡的化月不阴不阳地道。“我可以活八百年?”陈土的嘴巴足可以放进去一个拳头了,齐欣一试,两个她的拳头都还有空。“那我得玩多少美女啊!我得算算,一天一个,一年下来这就是……哎哟,谁打我头?”“我打的,怎么样?”齐欣暴露出了另一种面孔,鼓着腮帮子怒道。“哦,不怎么样,你别生气,我两天换一个吧,哎哟,你拿什么找我的?”色魔并没有看见齐欣手动,自己头上就挨了一下,手一摸,都肿了一个大包了。看来这修真界的人还真是变态啊,不仅打人厉害,连谈下女人都不行,果然是修不得的。八百年呐,不碰女人,那还怎么过?“这叫云相指,只有修到云丹境界的人才可以用的。”齐乐怪怪地、兴奋地说,终于有人见到了她的厉害了吧!自己一个人默默忍受了二十多年呐!别人都以为她是一个没牌气的好女孩,其实是她都把牌气撒到了我的身上啊!终于有人认识到她的真面目呢,好爽啊!!!陈土看了一下齐乐的奇怪表情,精神力的感应虽然还没有恢复多少,但依然敏锐地触摸到他的一些心理,忙道:“齐乐是吧,坐呀,别老站着,当这是自己家一样,千万别跟我客气,谁跟我客气,我跟谁急。”“坐坐,我不客气。”齐乐傻兮兮地找了和椅子坐了下来,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家。“他在这不会客气的,这本来就是他的家。”齐欣还是一脸冷意。“哦,是吗?不要紧,大家自己人,你家不就是我家吗?别客气。”陈土和齐乐嘻嘻哈哈地坐在一起打起了马虎眼来。“好了,别闹了,我接着说吧。”化月看看齐欣也说不下去了,出来解了一个交,继续说:“金丹大成之后,就进入了修真之人梦寐以求的元婴之境。元婴分为三层,每一层境界的距离都是遥不可及的。元婴境首层为云婴,次层为银婴,最高为金婴。你所具有之元婴既云婴。”“是吗?那金婴之后呢?”陈土张大嘴问道。“金婴是修真界道法之最高境界,数千年来仅聊聊数百人达到此境,目前所知的有三十七个修真在此境中苦修。至于金婴境之后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因为那是一扇修真人轻易进不了的门,进去过的人都没有再现身过,或许都成神成仙了吧。”化月一脸希冀地说着。陈土一脸无知的表情,半响才说:“那就是谁也不知道金婴境之后会怎么样啰,看来这门是进不得的,万一不是成神成仙那怎么办?就算成神成仙又能如何?有我现在的日子快活吗?”化月三人望着陈土不知该说什么好,一个具有他们梦寐以求的云婴境的人居然说不想成神成仙,那你修那云婴干什么?化月沉思了一会儿才道:“说了半天,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陈土拍拍脑袋说:“忘了,都是你和你打坏了我的脑袋。”陈土朝化月和齐欣埋怨道。示威性地身陈土伸伸小手指,齐欣道:“那你又能怎么呢样?你的云婴根本就是一个废物,要不然怎么会让师叔打成这样,活该。”化月道:“看来你的伤是在云婴的力量下恢复的,它目前还没办法为你所用。我刚才试过,它只能吸收能量而不能发放能量,这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不管它,反正只要不碰到你们这些怪物,我依然是天下无敌的。”陈土哈哈笑道。“你到底叫什么?”齐欣锲而不舍地追问,让陈土有了某种幻想。陈土哦了半天,才哦道:“我叫陈土,陈土的陈,陈土的土。”齐乐笑道:“好名字。”“见笑,见笑。”朝齐乐拱拱手笑道,两个同命相怜的人呀!“尘土,你的云婴是怎么修成的,能告诉给我吗?”化月如刺在喉,不问清楚不舒服。“我哪知道?”陈土一脸的纯真。“你练过什么功法吗?”化月当然不会就此死心。陈土想了一下,道:“我练过一次什么青煞奇门的第一层心法,不过没什么用。”“青煞奇门?”化月和齐欣齐乐惊道。‘是啊,从一个女人那里学来的,只练过一次,连入定都没有做到,真是惭愧啊。哦,对了,还是昨天练的。”化月想了半天想不通,这金婴可不是钱可以买得到的,那得一个资质上乘而又机缘绝佳的修真通过数百年的苦修才有可能达到的境界,绝不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无意中就可以修成的。最后化月没办法解释,只能说:“可能再你身上发生过一些奇怪的事吧,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化月越说越没劲,这太没说服力了。其实他不知道他正巧说对了,陈土正是在机缘巧合之下,他的思感带着他的整个精神进入了齐欣设下的符咒能量之中,在庞大的精神力受控的那一刹那,达到了静之极致,虚之极致,进入了修真界传说中的静虚之极的境界,从而越级从一个没有任何修真能量的地步直接到达了金丹大成之境,至于金婴之秘,那就是他超越一切人的庞大精神力在作怪呢。齐欣道:“你遇到了青煞奇门的修真?”摇摇头又点点头,陈土也不知道青红算来算是青煞奇门的人,只好老老实实地说:“不知道。”“有没搞错你?”齐欣皱着鼻子不满意地说。“实在是大实话,她也只是会一点基本功,和你们没法比,我都可经对付她那样的人几个。”陈土纯真地说。“是吗?那应该是挂名弟子吧,还没有正式入门的。”齐欣推测。“青煞奇门是你们修真界的吗?”陈土问。“是的,他也是我们道法一系的,在几千年前是很有名的,现在却是不行了,很不容易可以碰得上青煞门人。”化月道。“你们天意道和青煞奇门谁厉害?”“以前当然是青煞门,现在青煞门连传人都没有几人,怎么和我们天意道比?”化月轻蔑地说。“是吗?”陈土可是很不爽这个老头。“尘土,今晚你到这里来干什么?”齐欣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陈土说:“没事,瞎转悠呗。”“不说实话,快从实说来。”齐欣又伸了伸小手指,吓得两个大男人都缩了缩脖子。陈土不满地横了一眼躲在他身后的齐乐,道:“真的没……你别打,我说,哦,我发现了这里有一点反常,所有人都没了气息,连只狗都没有,所以我来看看,就这样。”陈土那是一个窝囊,堂堂黄龙之主,海盗之霸,雇兵之王,走私杀人犯之首,居然会怕了一根小小的手指头,哎,谁叫打不过她呢。齐欣点点头满意地道:“这才像话,告诉你,这是师叔施展的安魂术,可以让一切有灵魂之物进入梦乡,对身体是益无害的。”陈土做恍然大悟状说:“原来如此,神功啊!!!”化月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齐乐呵呵直笑,齐欣笑骂道:“行了,今天就说到这儿,我们还有事哩,你走吧。”陈土不愿意地说:“有什么事?是要抢那个什么元始道尊法决吗?什么东西还让你们这些无欲无求的人抢?”化月三人尴尬地都不说话,最后齐乐道:“其实这个元玉决本是我们道统一系的,但却不知什么时候流落到了鬼界,这次被我们的一个修真无意中知道了,所以我们道系三十六门相约要取回此决,以光大我道统。”陈土也不明白其中的事,站起来说:“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们忙吧,我走了,不送啊。”说完自顾自了走了出去,后面一个人也没理他。齐欣看着这个怪家伙无所谓地离开,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这个好色的男人以后会不断地出现在她的身旁,影响到她的修真。趁早废了他吧,齐欣心里涌起了一个不可遏止的念头。

  原标题:国际油价跌至负值,产油成本远高于此的“两桶油”日子怎么过

,,电竞娱乐投注平台


Powered by 炸金花游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